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华安的博客 读书 做事 品人生

每天我都在编辑自己的人生 分享大家的快乐

 
 
 

日志

 
 
关于我

教书几十年,学生数百人,挚友三两位,论著一两篇,嗜好烟酒茶,兴趣棋书画,做常人之事,行教师之职,尚品行天下,期知识天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 信手淘来都是宝  

2012-03-14 17:2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喜欢听村里老人们说大鼓书,什么杨家将呀,隋唐演义呀,听着听着就入了迷。那故事中的英雄人物也时常在我的梦中出现大人们告诉我,这些英雄人物的故事,都是那厚厚书上写着的。上小学时自信自己识得几个大字,经常徘徊在离家很近的新华书店的柜台前,隔着玻璃看着那一本本躺在柜架上的书,心中总有一种冲过去拿过来一阅的冲动。
    那时家里穷,想买一本钟爱已久的书简直就是奢望。我曾和母亲商量要买的第一本书,却不是古代的什么名著——那时似乎所谓的名著在书店里也难得一见。扫“四旧”的风暴把那些诸如《西游记》、《水浒传》等书,一下子就从书店的柜台中扫得无影无踪了。要买我想要的书,对于母亲来说并不是件简单的事。那时一鸡蛋只卖分钱,一本我要的书,记得名子叫《新桥》定价是三毛分钱。由于割资本主义尾巴,家里什么收入也没有我和母亲一样,心中唯一希望就是寄托在整天唱着“咯哒咯嗒”,家里仅有的两只精瘦精瘦的老母鸡身上。家里正常生活离不开的盐,要靠这两只鸡不停地努力地下蛋来解决,值得庆幸的是它们因未被看作什么尾巴而能幸免于难。记得大致过了近半年的时间,母亲兑现了她的承诺,帮我实现了愿望——散发着一缕缕好闻墨香的书几乎叫我惊喜得流了泪。
    上中学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学校附近的收购站,我看到一本本破旧的书,像《红与黑》,《双城记》等,这些书我从未读过,尽管它们静静躺在破烂堆里,在我的眼里却是如此的光彩夺目,那朴实无华的封面散发出智慧的光芒,又一次拨响欲望的琴弦,无法抵挡的诱惑于是,我决心在接下来的三个月时间节省伙食费,以便买下这些旧书。尽管现在想来不免有些残酷,但为了那些我心仪已久的书,还是值得的。这些价格如此便宜,价值又那般巨大的旧书,一直伴着我过许多快乐的时光。
    工作以后,我若逛街,头等大事就是一定要去旧书摊流连一番,像现在我书架上的《莎士比亚全集》、《资治通鉴》、《李自成》等部头的书,都是我近三十年来泡在旧书摊上,用心淘来的精品。我对新华书店向来是心有余悸的,那书的价格与旧书摊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我这一辈子伴我最多的一个字就是“穷”,读书时叫穷书生,工作后改叫穷教师,未结婚时别人称我是穷光蛋,结了婚吧,妻子又经常报怨说怎么千找万找竟找了个穷丈夫。不过,即便我穷其一生,也得要买书看的。买不起怎么办,去旧书摊淘啊,去废品站淘啊。也可以等,等新华书店的打书折时候,等新华书店的废书处理时候。有时候,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书,自己又舍不得花大钱,竟产生一些好笑的想法,希望书店哪天突然倒闭了,那书一处理就便宜了。
    淘书对于我来说,既是一件不得已的事,也是一种乐趣,现在看来则是一件只得庆贺的事了。淘来的书虽破一点,但并不妨碍阅读,有的旧书上还有未曾谋面的智者在读书时信手写出的心得,读得一本旧书,还能读到他人读此书时的所思所想,岂不是一举数得的事?
    我的书架上的藏书已过千卷,这些书在印刷上上档次的不多,但看了书名后,相信大都数人都会萌发将其拥有并永珍藏的渴望。

我在南京淘来的精装本《二十四史》,直到现在,依然只是摆设,朋友来玩时倒是经常翻翻,有时也用羡慕的口气夸上两句。尽管它一直放在我书房书架的最显眼处,我倒是没有翻过几页。到现在除了在大学读了几本《二十四史》中的唐史外,我读的也大都是有情趣野史和杂史,平时有文友来喝茶聊天,一谈起历朝历代,我却不知有前秦后汉,难免有些尴尬。
    一套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珍本《中国古典小说十大名著》,是我在北京旧书摊上淘来的得意之宝,纸质、印刷、字号、装帧,都适合阅读。可能是不好卖或者说卖不出去吧,那天看我在那书摊前留恋半天,将它反复拿起又放下,书摊老板有了感动,打三折的决定让我欣喜若狂。而我最喜欢的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一九九三年出版的精装绘画本《三国演义》,一套五本,每一本都有700多。这套绘画本,简直就是小人书总集。因其装帧考究,插图精美,人物栩栩如生,在上海的旧书摊上,我一眼就看上了它,一下子就爱不释手了,自然,以后它也属于我永不外借的珍藏了。
    我向来是懒得借书来看的,“书非借不能读也”我并不苟同。既然不借他人的书,他人要借我的书,则是得费一番口舌的。对于淘来的书,老年人和小孩子要看的话,我是非得借出去不可的,甚至有时还情地推荐几本。因为他们不会像我的文学圈里的狐朋狗友们那样,借书时说好借好还,真要其还书的时候,有时嘴硬得让你怒不可遏,说什么那只是一本淘来的旧书,当然就没有收藏价值,既然没有收藏的必要,还与不还当然也就没那么紧要了。
    在我的书架上不乏有淘来的一些精装豪华本,这些书的装帧中看不中用,老年人和小孩捧不动翻不动;也不乏一些看似高深实则无趣的杂碎书,都是一些诸如《红楼梦考》、《四人帮覆灭记》等发掘本或是发挥本;当然地下独夫民贼的作品乃至劣质的盗版,字号小且印刷模糊的书,我也常淘来一阅,自然这些书是不便借与他人也不便放在书架上的。 
    有时忽然觉得,我淘来的书,难道仅仅是给自己看,看完后就收藏起来吗?书是给人看的,仅此而已。这样看来,倒让我痛下了决心:我看完以后不再看的书会陆续送给需要它的人,以免他人淘书之苦。送人玫瑰,手留余香
   “焚此香也,自下而升者,能使氤氲透骨。”淘来的书就要读完,读完的书则大可毫不足惜地借与他人。将来在我行将老去时,让我的书房形同我的人生结语,一定是空的才好,不打算留有陈本积册。
    闲来泡上一杯热茶,坐拥千卷,信手翻阅淘来的至宝,心中有时恍若拥有了整个世界,自觉在这个书的世界里生命已然升华安静超脱的无我境界。望着这一本本静静躺在书架上淘来的书,那些发黄的纸,那些残缺的边,这些无法弥补的遗憾,此时,显得那样弥足珍贵。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