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华安的博客 读书 做事 品人生

每天我都在编辑自己的人生 分享大家的快乐

 
 
 

日志

 
 
关于我

教书几十年,学生数百人,挚友三两位,论著一两篇,嗜好烟酒茶,兴趣棋书画,做常人之事,行教师之职,尚品行天下,期知识天地!

【原创】父亲的老壶  

2012-03-25 12:46:04|  分类: 诗歌随笔【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么多年来,只要丢下手头的工作,坐下来歇息时,我手中从不离开这把小巧精致的紫砂壶。

沏上一壶茶,细细品赏,倚窗极目,窗外是静寂的春天,杨柳依依,没有一丝微风,这样清幽的日子,却没有了读书的欲望。是啊,味从回处有余甘,多少年来我在品味生活酸甜苦辣的同时,也时时在品味凝聚在这把壶上的那份厚重而尊贵的父爱。

这把产于清朝的紫砂壶,是家里唯一的传家宝。

我的父亲一辈子爱喝茶。旧时家境甚好,祖父贩盐,挣来的钱一半与官,一半留给自己。祖父的一位朋友喜欢我的父亲,就把这把刻有对弈得清趣,品茗生远思的老壶送给他。父亲每每与人下棋之前,总是很娴熟地先温一温壶,再沏上茶,轻轻啜上一口,那气派颇有“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大将风度。

小时候,中午吃过饭,父亲总是习惯用这把紫砂壶沏上一壶茶,稍后再把壶里的茶倒在小瓷杯里给我们喝。父亲说,这把紫砂壶有灵性,泡茶给孩子喝,不但能解渴,而且学习会更聪明。

有一天,中午吃过饭,父亲面无表情地呆坐在一边,没有给我们泡茶,桌子上也少了那把紫砂壶。我们吵着要喝茶,爸爸叹了口气说,喝茶无壶算啥,用壶当然要用好壶。好壶便是那把紫砂壶了。后来听母亲说,有位官员模样的人,看上了托在爸爸手上的这把壶,说是四旧便没收去了。

恰巧不几天,我拉了肚子,父亲带我上卫生院,路上看到一个人被戴着红袖章的学生们围着,头上戴着老高老高的纸做的大筒子帽,低着头,接受年龄比我稍大一点的孩子们的教育。爸爸远远看到这个人就是拿了自己紫砂壶的人。父亲心中一喜,这个人前几天还到处指手划脚带着一帮人扫四旧,今天自己反倒这般狼狈不堪地接受别人指手划脚的教育。走到这人面前,爸爸小声问:“我的壶呢?”那人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不几天,那把和爸爸一样亲切的紫砂壶又回到了我家的桌子上了。失而复得的这把老壶,犹如爸爸对儿时的我的那种眼神,那样慈祥,那样温馨……

一群小鸟飞落在窗台上,睁着调皮的眼睛与我对望,好想用手抚摸它们松软的羽毛,哪怕就一下,轻轻地。那失去往日暄闹的街道,空荡安静,偶尔路过的行人,仿佛只能听到自己细细碎碎的脚步声。是的,想起一些人,自然有九十多岁的父亲;想起一些物,自然有这把蕴含岁月锦华的老壶!这些交织在生命里若隐若现的影像,这些烙在灵魂深处、挥之不去的印记,这些飘散在记忆中被浓缩的时光,忽然华丽地拢聚起来,映现在我的脑海。于是,我长长地咀嚼回味—— 

那一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大学,一整个夏天呆在家里,静静地等待录取通知书的到来。
  通知书来是来了,录取的虽然不是理想中的大学,好在值得慰藉的是学校在水乡江南。   

父亲倒是很高兴,正为我上大学忙碌着,儿子要出远门上学,总该有只像样的书箱吧。父亲是当地颇有名气的木匠,亲手给我打造那一只木箱,他用的是上等的杨木,重量轻,纹理细密,气味清香,插隼做得十分牢靠;在木箱的一角,特意单独隔了一个小方格。父亲说这格子女孩子用来放梳妆品,男孩子就用来放茶壶的。
  还有母亲,每次远行,她总要在神龛前敬神佛,拜祖宗,求赐灵茶一盅,保佑我一路平安。我照例接过她从那把老壶中倒出的那盅茶,郑重地喝下去,还特地在前额抹上两滴,母亲说,你爸爸说用这壶泡出的茶可以用来驱浊避邪。
  上学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感觉父亲脸上的皱纹也一天天地加深。

记得那天晚上,村里的人来我家门前乘凉,大家为我能考上大学、跳出农门而高兴,也为我们村子能出个大学生而自豪。父亲在不停地给大家道谢、倒茶。我突然发现,父亲喝茶用的不是他最爱的老壶,而是一只硕大的碗!

我问母亲:壶呢?

被你爸卖了。母亲回答的声音很小,神色黯然。我一下子明白了,父亲一狠心把壶卖了,是为了为我上学攒足费用。尽管我不忍心父亲卖壶,可我又无法用足够的理由来说服父亲!

我和父亲等待着我上学的那一天。 自从把壶卖了后,父亲明显消瘦了许多,过去他习惯躺在藤编椅子上喝水,是喜欢闭着眼睛,把壶放在小桌上。现在他用大碗喝茶,每喝一口,总要坐直身子向原来放壶的地方看一眼,那份失落,那份凄然,令人心酸。村里人知道他卖了这件全村唯一的古董后都为之扼腕叹息。所幸的是,我的一位小学恩师,听到这事后,和其他老师一道,凑足了赎回壶和我上学所需的钱,才使这把老壶又重新回到了父亲的手中。

我第一次出远门,母亲放心不下,执意要父亲把我一直送到江南,将我在学校的事安顿好再回来。那天一大早,因为要到远在二十里之外的镇上去赶早班车,所以,尚未天明,我们就起程了。夜色茫茫,四周的田野和山峦都静默无声,甚至连一声狗叫都听不到。父亲替我担着箱子。我默默地跟在父亲的身后,面对日益苍老的父亲,我的心沉沉的。
  告别多年的苦读,告别多彩的中学生涯,我将走向人生的下一个驿站,又一个全新的世界,命运如同远方某个素不相识的人在等着我的到来。
  我来了,江南……那儿好吗?江南好,风景旧曾谙……”但愿江南确实有许多如花的景致,但愿我在江南不辜负父亲满腔的期望!
   父亲帮我在学校的事忙完后就要回家了。我用父亲给的这把老壶泡上茶,陪他到汽车站等车。我上学报到一共只带了四十块钱,交上学费,再买点必需的日用品,只余下了二十元。我给了父亲十元钱,以备他买车票和在路上的花销。

父亲要上车了。他把托在手里的壶交给我,对我说,想家难受的时候,用它泡壶茶喝就好了。

回到寝室,我觉得手中的壶是如此的轻,揭开壶盖,里面竟然静静地躺着五块钱!看到此,我又突然觉得手中的这把壶是如此的重,使我无法承受住那份装在壶中的父爱!我的鼻子猛地一酸,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父亲只花五块钱买了回家的车票,剩下的五块钱竟……

盈盈一把紫砂壶,孑然只身天地间

此时我用父亲从家带来的粗茶,又重新泡了一壶。托起这把历经沧桑的紫砂壶,我若托起一汪浅池,里面盈满山水注视那一片片如有灵性的茶叶,舒展开来,悠悠在沸水中上下浮渐渐还原成一枚枚清碧的叶片,染绿了水的世界。此时,壶中有茶,像是一支曲,谁弹拨我心中那颤栗的琴弦?演奏出人生最厚重的父爱?茶在壶中,又仿佛是一纸情怀,铺呈人生最美的风景,跌宕红尘间最质朴的关怀。

今年春节,我把九十二岁高龄的父亲接过来,想让他高高兴兴地和我们一起过个大年。当看到父亲习惯地托起这把老壶,我仿佛看到这把老壶和父亲和谐地融为一起了,从容的气度宠辱不惊,淡定的性格去留无意。父亲一辈子就像他此时手中的这把老壶,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宝物,但不论摆放在哪里都不张扬,表白,不怕被岁月所侵蚀。

人点化着壶,壶中日月长; 壶回报于人,梦里乾坤大

 

                                                                                                                                                          2012-3-25于明光
  评论这张
 
阅读(8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