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华安的博客 读书 做事 品人生

每天我都在编辑自己的人生 分享大家的快乐

 
 
 

日志

 
 
关于我

教书几十年,学生数百人,挚友三两位,论著一两篇,嗜好烟酒茶,兴趣棋书画,做常人之事,行教师之职,尚品行天下,期知识天地!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人物】韩复渠及其子女们的人生际遇(下)  

2016-10-16 10: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韩复渠及其子女们的人生际遇(下) - hjg631 - 哈军工631队的博客
 
  韩子华举家迁到兰州

  抗美援朝结束后,韩子华转业去了兰州电力局。

  “电力局的领导知道不把家眷调过来,我肯定待不住。于是领导发话,把我爱人也接了过来。电力局给了我们一套房子,我们就把户口迁到了兰州。我上学、参军时,与谷一之老不在一起。我转业时,她在北京中国人民银行工作,工作地点在繁华的西单,很多人劝我爱人,这工作多好,辞了多可惜。当时孩子们正在师大二附小上学,也都放弃了。就这样,我们举家迁到了兰州。刚到兰州工作没多久,我母亲就去世了。”

  1956年,兰州电力局成立了一个中专,韩子华去当了教导主任。

  “1957年‘反右’时,开始没我什么事。到1958年,因为单位里‘右派’人数不够,再加上出身问题,就把我补划进去了,我就稀里糊涂地成了‘右派’。”

  1979年,韩子华被平反,1984年被调到民革甘肃省委员会任秘书长。

  “我大哥因为从小就有一点精神病,病情逐渐发展,越来越严重,又受父亲被蒋介石枪杀一事刺激,病更重了。后来大哥住进北京的精神病院,在里面去世了。三弟嗣辉在成都读了黄埔军校最后一期,当时已称中央军校,毕业时,正好赶上四川解放,先后在西安运输公司及黄埔同学会工作。小弟嗣煌清华大学毕业后,在北京电力学院研究生部(现华北电力大学)当教师,后来去奥地利做访问学者,回国后在民革北京市委任秘书长。妹妹嗣虑毕业于北京电力专科学校,是一名高级工程师。”

  数学天才韩念国的折翼人生

  韩念国是韩复榘长子韩嗣燮的儿子。

  1950年暑假后,韩念国在北师大二附小(现北京实验二小)五年级甲班就读。一次他因顶撞了老师被要求马上通知家长到校。韩念国的姑姑来到学校和老师谈了话。老师这才知道了韩念国的家庭状况,知道他父亲有精神病,母亲已离异出走,只是跟着祖母度日。老师从此对韩念国呵护备至。

  1952年,韩念国因学习成绩优异被保送到北师大附中。上中学以后,学生要填报家庭出身。这时候同学才知道,韩念国是韩复榘的孙子。

  在1957年以前,国家政治环境相对宽松,韩念国的家庭出身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不久,他就显示出对数学的特殊爱好和非凡的能力。教数学的韩满庐老师和班主任李广钧老师对他进行了必要的引导,他在中学就学习完了大学二年级的数学课程。

  1958年,韩念国中学毕业,虽然家庭出身有问题,但却意外地被郑州大学数学系录取。虽然就他的学业而言,应该进北大、清华这样的学校,但在当时严酷的政治氛围下,能进大学之门就已不易,他当然非常高兴,决心好好学习。然而,进校三个月之后,学校却劝其退学。

  在1950年代,找工作相对容易。高中毕业,甚至初中毕业,即被认为是知识分子。韩念国经朋友介绍,被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录取,成为该台一名实验员。

  当时北京天文台正在选台址,就派韩念国跟着一些专业人员进山选址。要知道,天文台的选址条件非常苛刻,要远离大城市,有一定海拔高度。进山之后,要长期不归,因而很少有人愿意干这样的艰苦工作。韩念国这样的高中生,自然担当了这样的苦差事,而且,每当月末其他人员回城的时候,他要作为留守人员留下看摊。就这样,韩念国曾在西郊南陀山一带滞留了几个月,经常若干天不洗脸,只能勉强吃上饭。

  当时全国处在政治运动的狂热中,但在中国科学院这样的研究机关,政治运动的狂热性远逊于高等学校。而且,即使在政治运动中,受冲击的也是所谓反动学术权威之类,谁也不会想起中学生。而且,在大山里,根本看不到报纸,听不见广播,无法进行政治学习。所以,韩念国在这个狂热的年代里,在命运造成的政治死角里,安然学习、研究他的数学。他生活艰苦,思想愉快,感觉不到任何政治歧视。

  在天文台这个顶级学者集中的地方,一名高中生无疑只能敬陪末座,然而不少天文学专家却频频向韩念国请教数学问题,他在天文台渐渐小有名气。韩念国在数学方面的特长引起天文台领导的注意,旋被引荐给中国现代数学之父熊庆来教授。早在1930年代初,熊教授慧眼发现华罗庚这位数学天才,眼下他对韩念国这个年轻人十分赏识,他曾对其女儿感叹说:想不到韩复榘有这样聪明的孙子!

  熊庆来的女儿、著名旅法力学博士熊有德回忆说:“他(韩念国)不时地会来拜访爷爷,和爷爷谈数学。爷爷的文章也不时地寄给他,他有什么文章也会寄给爷爷。这种友谊一直延续了很久。”

  韩念国利用业余时间在熊教授门下学习一段时间后,于1962年毅然报考北京大学研究生,只有高中学历的他竟奇迹般被破格录取为北大数学力学系程民德教授的研究生。1958年与韩念国同时毕业于北京师大附中的同学杜钧福,当年如愿考上北京大学,本科毕业后又考取本校研究生,而当他来研究生院报到时,却惊愕地发现韩念国比他还早到了一年。

  韩念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更不是“书呆子”。他坚持游泳,每天早上在校内游泳池游五百米;他欣赏交响乐,推崇柴可夫斯基;他爱唱歌,会唱《外国名歌二百首》里所有的歌,而且是用美声;他会拉手风琴,常拉《多瑙河之波》;他喜欢画画,尤其迷恋俄罗斯油画;他爱下棋,曾获全国高校围棋冠军。

  韩念国在学校的另类表现,在当时的政治氛围下,被理所当然地认为是“白专”的典型,这让他的老同学杜钧福很为之担心:“我发现,他未经政治运动的锻炼,思想过于简单、危险,不懂得也不善于保护自己。”而这一切“绝非吉兆”。

  后来的事情果然被杜钧福言中。

  1966年,“文革”开始了,韩念国被认为是“白专学生”,加之家庭出身问题,很快被开除了团籍。一年后,在“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时候,他的团籍又被恢复。

  1968年,韩念国毕业回到天文台。此时,天文台早已不是他当年离开时的情况了。政治运动的风暴早已席卷这个离现实生活最远的学术单位。他的归来,恰好送来一个批判对象,因而成为众矢之的,再次遭到批判。一年以后,大批知识分子被下放。韩念国为研究生毕业,应下放解放军农场锻炼。从来没在农村干过农活的韩念国面临着极大的考验。

  然而事情又有了意想不到的转机。有人很快从公布的下放名单中看出了“问题”。他们贴出大字报,强烈反对“剥削阶级的孝子贤孙”、“思想极端反动”、“走白专道路”的韩念国“混在革命队伍中”到解放军农场接受锻炼。领导接受了他们的意见,及时纠正了原先的错误,为纯洁下放人员的队伍,毅然取缔了韩念国的下放资格。下放人员离开后,他被指派到锅炉房劳动一段时间,后来也没人管他了。

  韩念国坐在天文台的办公室里,或者干脆在自己家里,潜心钻研他的数学。就在这时,他的兴趣转向刚刚兴起的星系天文学。

  但是,在这段时间,他尽管学业有所长进,学术成果却不十分显著。因为这时在中国科学院的研究所里,大家忙于斗私批修、劳动改造,没人关心科学研究,有成果也无处发表。但是,韩念国却不失时机地做了另一件为当时形势所容许做的事。这事就是,在“文革”后期,在韩念国周围聚集了几名优秀的中学毕业生,组成了一个研究学问的小组。

  这六名中学生中有四个是北京四中的毕业生,另两个来自北京十三中和北京六中。他们因“文革”未能进入大学继续学习,就自发组织了学习小组,而且编辑出版了他们的刊物《中学生》。韩念国得知这个小组的存在并结识了他们以后,决心帮助他们。他首先专门给他们开了基础数学的课程,并编写了讲义。在他的引导下,六名青年自学了大学数学基础课的全部课程,并开始学习研究生课程,而且,他们进行了一些博士生的研究训练。

  改革开放以后,六位没读过大学的中学毕业生均走出国门继续深造。他们的名字和后来的职业是:张葆环、王世林——美国硅谷软件工程师;程汉生,在芝加哥一家软件公司工作;王明——纽约州立大学数学教授;钱涛,在澳大利亚新英格兰大学任教;陈新元——美国软件工程师。他们现今仍将韩念国尊为恩师,不时回国探望他。

  1999年9月20日,《中国青年报》对“六人小组”及辅导老师韩念国的事迹作了长篇报道。

  1969年,美国阿波罗飞船登月成功,在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下,北京天文台等研究机构开始追踪美国这一试验计划。韩念国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对美国飞船的轨道计算,这使中国科学家能有效地对美国飞船即时观测、拍照。

  熊有德说:“据说美国的卫星有可能掉在中国海面,天文台的领导让韩念国计算如果卫星掉在中国海面,那么可能在什么地方。当时美国还没有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需要预先了解情况,以便用天文望远镜来追踪。于是韩念国来请教爷爷。爷爷说:‘韩复榘的孙子韩念国很聪明,听说他计算得不错。最后美国的卫星没有掉在中国海面,所以结果也没有用上。’”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以后,对外联系开始恢复和建立,首先是一些美籍华人科学家访华。首批来华的是由任之恭、林家翘率领的代表团。钱三强教授出面,组织了一次合作研究计划。林教授提出星系动力学研究课题,韩念国和天文台另一研究人员参加讨论并具体分析计算。因为韩念国已经得到了一些结果,这次合作研究自然很顺利地完成了,结果发表在《中国科学》上。韩念国还和另一人合作,翻译了林教授的专著《星系螺旋结构理论》。

  韩念国在1978年被提拔为副研究员,是中科院“文革”后第一批被破格晋升的十二名青年研究人员之一。

  1980年代初,韩念国以访问学者身份到美国进修。一天,他开车在洛基山上兜风时发生交通事故,身受重伤,经抢救获救,但视神经受到损伤,视力几乎丧失。
  回国后,他提前退休。

  退休后,韩念国有时拄着棍子在自家周围散步,有时找人下下围棋。

  韩念国的两个女儿先后留学并移居美国。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