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华安的博客 读书 做事 品人生

每天我都在编辑自己的人生 分享大家的快乐

 
 
 

日志

 
 
关于我

教书几十年,学生数百人,挚友三两位,论著一两篇,嗜好烟酒茶,兴趣棋书画,做常人之事,行教师之职,尚品行天下,期知识天地!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人物】韩复渠及其子女们的人生际遇(上)  

2016-10-16 10:0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韩复渠及其子女们的人生际遇(上) - hjg631 - 哈军工631队的博客
 
韩复榘,字向方,中国近代史上军阀之一,在20世纪20至30年代声震西北、华北、中原各地,曾叱咤风云一时,后投靠蒋介石,官至国民党陆军上将。在抗日战争中,因其不战而放弃济南并密谋反蒋,被蒋介石以“违抗命令,擅自撤退”的罪名处决。

  韩复榘1890年出生。十四岁时,父母为他娶妻高艺珍,即一代名士高步瀛的侄女。韩复榘共育有四子,高艺珍为他生育了三个:长子韩嗣燮
  ,最终死于精神病院;二子韩嗣烺,1949年考入华北大学,毕业后参加抗美援朝,后在兰州电力技工学校教书;三子韩嗣辉曾在四川军校受军事教育,新中国成立后在陕西某交通部门任职。

  小妾“红菊花”为他生育了第四子韩嗣煌,留学奥地利,后回国定居。

  韩复榘生前死后,始终被传言包围。这位著名大军阀的后代们,其生活鲜为人知。

  韩子华,即韩嗣烺。1923年生于北京南苑。韩复榘次子。1942年进入北平中国大学,1945年进入乐山武汉大学。1949年在华北人民大学学习。1949年参军入伍。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1956年在甘肃某电力学校任教。1979年,“右派”被平反。后任兰州市人大代表、甘肃省政协委员。1984年后任甘肃省民革秘书长、民革中央委员。

  韩复榘的四子一女

  韩子华是韩复榘所育四子中唯一健在的儿子。2011年4月底,笔者怀着一种无以言说的心情,敲开了八十八岁的韩子华位于北京天通苑的家。

  高艺珍是著名学者、教育家高步瀛的侄女。高步瀛原是北洋政府教育部社会教育司的司长,鲁迅曾与他同在社会教育司共事,时任佥事,为其下属。韩子华老先生的叙述便从高步瀛开始。

  “我称呼高先生为五姥爷。父亲的部队在北京驻军时,有时候会请教五姥爷一些诗句的出处。五姥爷满屋子都是大书架子,每次父亲一问,他就说:你去,到那个架子上去,在第几层,把那本书给我取出来,翻到多少多少页。他记忆力很好。”

  韩复榘的四个儿子(韩嗣燮、韩嗣烺、韩嗣辉、韩嗣煌)的名字都是高步瀛起的。

  “他是老秀才,名字起得都不好认。我叫韩嗣烺,人家开玩笑叫我‘韩四郎’,‘四郎探母’嘛。父亲去世后,我就自己改名韩子华。父亲死后,母亲怕受牵连,也曾要我们改名,有段时间我叫高子华。”

  但其实韩复榘还有一个女儿,叫韩嗣虑,名字也是高步瀛取的。

  “我的妹妹韩嗣虑是五叔的女儿,因为父亲没有生女儿,所以很想有个女儿,就把韩嗣虑过继了过来。”

  小弟韩嗣煌为三夫人李玉卿所生,比韩子华年幼十岁。

  “当时他还没有跟着我们,父亲去世三四年后他妈妈要改嫁,当时我们在上海,叔叔写信告诉了母亲。母亲让我代她回信,说三夫人还年轻,可以改嫁,但是孩子姓韩,必须留下,不能带走。三夫人不同意。经过法院判决,孩子判给了我家,母亲让我到西安接小弟回到了北平。”

  在父亲身边时,一到夏天,孩子们都会随父母去泰山或青岛避暑。

  “母亲体胖,非常怕热。在青岛山海关路十三号,我们有一所两层楼的欧式小房子,是青岛市市长、第三舰队司令沈鸿烈送给父亲的。汪精卫、宋子文都曾在这里住过。这房子到现在还在,成了青岛的旅游景点,名字叫‘韩复榘别墅’。”

  韩子华的少年时光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韩复榘儿子们的出生是与西北军的发展轨迹密切相连的。

  1922年左右,冯玉祥从河南到北平,西北军的家属也都来到北平,于是西北军便添了一拨小孩。

  “我就属于这一拨,包括张自忠的女儿张廉云、孙连仲的女儿孙慧书也都是这一拨的。”

  那是1923年5月8日,韩子华在北京南苑机场旁边的军营出生。

  “冯玉祥的管理办法和带兵方式与红军、解放军有些相似,家眷在允许的条件下是可以随军的。西北军营长以上的军官可以带家眷,打仗时送到安全地,停战时再接过来。”

  韩子华的哥哥韩嗣燮,1921年出生,属于在常德那一拨出生的孩子。西北军在沅江旁驻军近两年,家属也随之团聚。

  “我的弟弟韩嗣辉属于第三拨,他1925年出生,也是在南苑机场。1924年停战后,我们这些家属又来到北平随军。”

  后来,西北军的孩子们久别重逢,见面都互相询问:“你是哪一拨的?南苑那一拨的还是常德那一拨的?”

  无论是韩复榘的后人还是冯玉祥的后人,对西北军的南苑岁月总是津津乐道。在这段相对平静的岁月里,冯玉祥的夫人刘德贞在随军家属中办了个育德女校。

  “我母亲高艺珍没上过学,在这个学校里半工半读,一边识字,一边织袜子。”

  作为随军家属子女的韩子华,并没有去上正规小学。

  “我家的亲戚,姑父、姨夫教我识字,我便断断续续地认识了一些字。后来家属随军到了郑州,石友三请了家庭教师,我们家没钱,驻地离石友三家不远,我就去石友三家和石友三的儿子们一起识字。记得每天早晨我自个儿提个小书包带本书,就去石友三家了。”

  韩子华之所以能去石友三家识字,是因为石友三的夫人与高艺珍关系不错。

  1935年,韩子华进入济南私立齐鲁中学就读,并未就读山东最好的中学省立一中,因为韩复榘说了,主席的孩子去公立学校念书,别人会说闲话。两年后,日本人进犯山东,韩子华辍学。齐鲁中学是私立教会学校,韩子华在此打下了很好的英文基础。

  从七岁到十五岁,韩子华在山东省府大院度过了八年稳定而快乐的少年时光。

  逃难的日子

  “父亲去世后,母亲带着我们决定逃难去西安。父亲的好友闻承烈,时任冯玉祥治安兵团兵站总监,是管火车的,他带了一列火车过来,把我们从河南漯河接到西安去了。那个时候西安是大后方,在西安待了几个月,后来日本人打潼关,把潼关占领了,我们又逃难去了湖北武汉。

  “在武汉,我叫高子华。日本人打到武汉,我们全家又逃难去了香港。在香港,我上了一年初中,虽然耽误了一年,但总算初中毕业了。可香港生活费太高,我们的钱不多。1939年,我们又辗转来到上海法租界,我在上海交通模范中学完成三年高中学业。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人占领了租界,我们又计划跑到西安。总之,是日本人在后面追,我们在前面跑,谁也不愿当亡国奴嘛。

  “我们从商丘走。母亲在上海认识的许多亲朋好友也同我们一同去西安。我们走到商丘附近时遇到一股军队,是伪军师长侯福云的部队,他在我父亲的部队当过团长。到后方去,必然要经过安徽界首,那里是‘三不管’地带,十分混乱。我们快走到界首时就很害怕了。侯福云说,别害怕,那个地方归我管。他派了个伪团长护送我们。”

  因为一大帮子人随行,很扎眼,走到界首时他们就过不去了,因为日本人知道了。

  “日本军官要找我母亲谈话,母亲和同行的团长都很害怕。我当时十九岁,母亲让我去和日本人谈。日本人还算客气地说:‘听说你们要到西安去,前面土匪多,你们东西多、女眷多,很危险,不要去了,上北平去吧。’我只好答应,他的话其实就是命令。”

  随行的人和韩子华他们在此分道扬镳,有的去了上海,有的去了北平,也有人去了西安。韩子华他们去了北平。

  韩子华辗转多地求学

  1942年夏,韩子华来到北平,因为英语基础尚可,他本想报考燕京大学,但是燕京大学和北大、清华等校迁往云南,北平只有伪师大、伪北大。天主教的辅仁大学没走,中国大学没有走。

  “中国大学校长何其巩原是西北军的秘书长,他和我父亲是把兄弟,于是我就在中国大学上学了。”

  韩子华入中国大学不久就结婚了。新娘是他父亲麾下一位师长谷良民的女儿。

  “父亲和他是把兄弟,我和谷家同岁的女儿谷一之从小就被包办了婚姻,是指腹为婚。”

  “我们逃往香港时,谷家去了四川重庆。”

  1942年,谷一之刚上高中没多久,谷良民认为韩家虽然出事了,但仍把女儿送了过去,他觉得做人要讲信义。

  “谷家特意派人把谷一之从重庆送到北平,还带着钱来的。她家有钱,我家穷。虽然老蒋给了十万块的抚恤金,但我家吃闲饭的人很多,在香港时已经花得差不多了。因此,谷一之的态度其实很难得。”

  在中国大学就读两年,韩子华自觉“亡国奴”的日子不好过,于是与表弟一起去了重庆。

  “我和表弟徒步从河南走到湖北襄樊,再从襄樊到宜昌,到了宜昌坐船到重庆。在半路上,日本投降了!我千辛万苦到了重庆,去找重庆的教育部沦陷区学生安置委员会。以前这里是管沦陷区学生吃喝和安排上学的。但是我们却碰了壁。人家说,日本都已经投降了,哪还有沦陷区?你们还来重庆上什么学?你们还是回北平去吧。我说,我们千辛万苦,来重庆不容易啊,我们是走路走来的,有时候坐船,偶尔坐车,你们叫我们回去,那怎么行呢!但当局不予理会。我回北平没路费,就去找冯玉祥。”

  冯玉祥当时也在重庆,住在歌乐山。

  “冯玉祥招待我一顿饭,还让我去见了鹿钟麟。我将上学未成的事情告诉了冯先生。”

  冯玉祥慢条斯理地说:“我给你帮个忙。我别的权力没有,荐你上学还是可以的。”

  他对秘书说:“写封信给教育部,把他的事情给办了。”

  “我原准备弄俩钱上西安找我叔叔去。毕竟冯玉祥没有权了,我以为教育部不会理他。我在旅馆里正打算着,冯先生的秘书来了,告诉我教育部批准了,安排好了学校。”

  就这样,韩子华被分到了武汉大学。

  “当时武大在四川乐山,我又跑到了乐山,在武汉大学上了两年。1947年,武汉大学从乐山搬回武昌,我正好毕业,直接回了北平。当时形势很紧张,路上不好走,走了两三个月,快年底了才到北平。”

  韩子华家住西城二眼井胡同。一回到家,韩子华就去找北平市长何思源。何思源说:“现在这么乱,工作一下子不好安排。”当时北平已是人心惶惶,何思源也顾不上为韩子华安排工作,没多久他自己也被免去了市长职务。

  “1948年,解放军围城。母亲开始考虑是否要跑,是去台湾还是去美国。当时我大哥已经住在了精神病院,我拿主意说,我们还是留下来吧。”

  韩子华对母亲说:“父亲是蒋介石杀死的,我们再跟着蒋介石干嘛呢?有人去台湾是为了转道去美国。人家有钱,咱们去得了美国吗?”

  韩子华参军在朝鲜立了三等功

  1949年2月,解放军入城后,当时华北大学、华北革命大学、南下工作团都在招生。

  “都要考试,不过容易极了,似乎只要去,只要你有些文化基础,就收你。不过只招学生,不是学生不行。”

  这几所学校招了近十万学员,韩子华进入了吴玉章任校长的华北大学。

  “大概5月份,我们从北平到了河北正定,华北大学每期学习班三个月结业,培养地方干部,我在第四十八班。”

  在华北大学,学校突然号召学生参军。

  “聂荣臻认为部队战士的文化水平低,应该让知识青年参军。但吴玉章认为华北大学是培养地方干部的,怎么能参军呢?他认为这个要听上级的安排。”

  在聂荣臻的软磨硬泡下,吴玉章同意了。这个有四五千名学生的学校,学生开始报名参军。一开始,韩子华并不在报名名单里。

  “我开始没有报名参军主要是考虑自己的家庭出身,心里有顾虑。”

  班主任问韩子华为什么不报名,然后开导说:“正因为你是军阀出身,你才更应该报名打军阀、打蒋介石。”

  韩子华参军后立即随部队开赴山西、宁夏打仗。接着又去了朝鲜。在朝鲜,韩子华立了三等功。

  在这期间,张学良送给韩复榘的房子被政府发还了。

  “这所房子,父亲原来借给戏剧家齐如山用,成了‘国剧陈列馆’。北平沦陷后,房子被日本人作为‘敌产’没收。1949年,家中经济困难,母亲在富强胡同租房子住,就想到了这个住所。她写了个呈文送到北京市敌产处理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归政务院副总理、法学家董必武管。

  “一两个星期后,有人骑摩托车送信来,信上是董必武批示:房子发还。发还依据是:韩复榘不属奸逆,亦非战犯,其财产应予发还。”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